对话张泉灵:互联网创投满足我的好奇心

对话张泉灵:互联网创投满足我的好奇心

【对话张泉灵】

“做互联网创投能满足我的好奇心”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产生离开央视的想法,是什么促使了该想法?
张泉灵:最直接原因是,今年年初得了莫名其妙的病,促使我重新思考人生。
当时的状况就是长时间咳嗽,所有验血报告都不符合急性感染或病毒感染。但对于直播节目来说,咳嗽是没法工作的。我有三次主动去上班,导播都求我:“你还是休息吧。”因为我一咳嗽,导播就要把声音拉下去,用别的声音来替,这给整个直播团队带来了麻烦。于是,我就歇下来了。
歇下来后,我就想去学潜水。一开始,我没把咳嗽当回事。其实,潜水时吸的是纯干空气,会加重咳嗽,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学潜水后,我咳嗽时就开始咳血,一口一口往外吐血很吓人。大夫也说必须赶回来查肺癌排除。
我想了半天,到底要不要回去,后来想通了。如果真是肺癌,按照这种状态,回去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先把潜水学了。最坏的情形也就这样了。
这件事触发我去思考,发现人生有很多想不到的进程。你认为它是线性的,但也许未必。如果未必,就得自己想想是否有另一种活法。
其实,在学潜水前后的时间里,我都在关注互联网,当时完全不是为了跳槽,就是好奇。
因为我是记者,(出于职业习惯)突然发现一个很庞大、很新的东西渗透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但自己对它了解不深,只能从外围看,心里就很焦虑,想去关注。
本来这两件事情是没有关联的。后来,一方面我在想生命是否有另一种活法,另一方面我在关注互联网对生活、生产、经济产生的影响。
所以,当有一天我去猎豹时,傅盛安排了公司各阶层的7个员工和我聊天,从副总到普通产品经理都有,我很受触动。其实,拜访各互联网公司时,我也要求大佬们,“我想听听你的员工怎么想。”这不仅仅是在了解一个公司,也是在了解一群人怎么看世界,怎么看行业,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澎湃新闻:了解这些情况是出于好奇?
张泉灵:完全只是好奇。如果只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话,可能没有那么打动我。
说实话,从做内容的角度来说,我最喜欢的是新闻。从做新闻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央视还是个很好的平台。因为它有很独特的资源,而且提供了高度去看世界,这个很重要。在央视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需要迎合谁。这在做内容的领域里,也是蛮难得的。所以,如果去互联网媒体仅仅做内容的话,可能对我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而我本人是个特别好奇的人,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就能最大程度满足我。
那天,我去猎豹聊得挺兴高采烈的,晚上傅盛约吃饭继续聊。我记得,当时傅盛嗓子都哑了,依旧热情地和我介绍早期投资。就是那个晚上,(他)很快说服了我。因为我突然发现,原来早期投资这么有趣,可以满足人的好奇心。
其实,我之前也有过这种感受。之前出于好奇,我关注了很多互联网的内容和创业团队。去看创业团队时,感受到了他们全新的思维模式,对未来世界强烈的信心和好奇心。但是,之前我不清楚自己和这些创业者之间有什么关联。那天晚上傅盛说服了我,可以做这件事。
澎湃新闻:关联是什么?
张泉灵:傅盛对早期投资的形容是,一群世界的侦察兵用自己所有热情、生命力、创造力去探寻这个世界,发掘未被开发的荒蛮之地,创造新的东西。这些是我原来接触创业者就意识到的,只是没有这么清晰。
其实,投资不仅仅是给钱,也要给创业者提供你的过往经验,比如CEO们一路杀出来的经验。你能帮他们一起成功,然后让他们的好奇心和对世界的开发,带领你一块进入一个新世界。这没有意思吗?很有意思啊。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