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泉灵:互联网创投满足我的好奇心

对话张泉灵:互联网创投满足我的好奇心

“我相信,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的离职率都要高于央视”
澎湃新闻:你决定从央视离职时,家人和台里是什么态度?
张泉灵:台里当然希望我留下。可以说,没有中央电视台就没有我。我所有拥有的一切,都是在央视的平台上做到的,包括建立的思想路径。
我第一次跟领导谈想换工作岗位、换条路径时,很难开口。这种感觉特别像离婚。很难跟一起奋斗了那么久的同事们开口,说也许不能陪你们一起把这条路走下去了。因为大家都理解,这条路现在走得不像原来那么轻松,央视的发展受到了很大挑战,也面临着自己的变化。我还是有愧疚的,说好大家一起坚持,却没有陪大家走下去。
但另外一方面,我还是会想,剩下的时间应该花在哪里,才符合我真正想做、不会有遗憾的想法。
领导花了很大力气劝,问是不是给的平台还不够。我说当然不是,是我自己看到了互联网给世界带来的新变化。对于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来说,我不满足于只是在外面看,更希望参与。这真的只是我的个人选择。
当然,领导、同事也有另一层担心:出去这件事靠不靠谱?他们常说,我们理解现在互联网是个全新的、冲在前面的领域,你对此很好奇,但你能不能更谨慎地考虑,万一离开央视只是去了开心网呢?
家人也是一样。(他们觉得)你奋斗在新闻行业这么多年,是不是要这样告一段落?
我也花了几个月时间来说服自己,确定性对我来说有没有那么重要。
因为我在一个确定性的平台上待得太久,生命里习惯了确定性的需求。因此,我会想知道,这究竟靠不靠谱、确不确定。其实,人生的确定性没有那么重要。但大方向要对,就是互联网对这个世界的改变,这个大方向是不可阻挡的。大方向确定以后,无非是(失败后)在别的领域再开始,积累的都是经验。我们投的大多数创业者可能不会成功,别人的不成功也是我们的经验。我本来就是因好奇去的,未来的失败也是我的经验。
澎湃新闻:从央视出来后,你给自己定的方向是互联网创业?有可能这次创业失败了,但经验可以积累到下一次?
张泉灵:我不能说下半生所有的时间都是互联网,因为它发展太快了。
我原来常说,做记者最好的地方是,你的一辈子是别人的几辈子。因为你去过更多地方、见过很多事情,但这是职业特点。而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它给了每个人这样的机会。
因为世界进程加快了,在卡耐基时代诞生一家公司需要几十年做成百年老公司。在互联网时代,做成一家伟大的公司可能只需要几年时间。而几年时间,整个世界都可能因此改变。每个人的一辈子比原来有了更多可能性和更多选择。互联网一词出现后,我们都在说“物联网”,世界可能因物联网又有一次变化。所以,很难用现在的互联网模式来考虑下半辈子。
但我想好了,我的下半辈子真的就是这个方向,用创业人的眼光走在最前面,看最前面的东西。
澎湃新闻:你长微博中提到的“鱼缸”,很难让人不去猜想是否和体制有关,近年越来越多的央视人出走,选择了新的方式,您怎么看这些选择?
张泉灵:不要把体制看成制度或框架,体制本质上也是一群人的思维模式。每个体制都有弊端,也有更有效率的工作机制。
另外,不能把个人选择归结为简单原因。简单地说离职的话,我相信,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的离职率都要高于央视。所以,不要把个人选择归结为共性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
同时,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很感激央视,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在央视平台上成长起来的,包括我的好奇心以及满足好奇心的经历和眼界。我能有今天的选择,和央视给我的高平台、高眼界有关系。央视对于培养一个人的视角非常有帮助。另外,我不会做“踏出这个门槛,扭头吐一口痰”这种事。我还有那么多同事选择在这个平台继续努力、推进,18年来我们有同样的价值观和努力方向。扭头吐痰这种事情,既不公平也不厚道。
澎湃新闻:受互联网影响,“离职潮”对大多数媒体以及央视来说,成了不可避免的词汇,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张泉灵:这个时代给了人们更多选择。你原来做新闻,这是你的第一选择,现在还可以做自媒体,所以,我觉得是这个时代给人的选择多了。
澎湃新闻:是外界机会多了,而不是平台的原因?
张泉灵:首先,外界机会多了是肯定的。第二,去年在北大做校招时,我说,“如果你想做主流电视新闻的话,央视还是最好的平台。”我现在依然坚持这一点。
这不是央视一家的问题,所有传统媒体未来都会面临巨大的转型:一个是传播渠道的转型,受众在哪里。当然无论在什么时代,都需要好内容,但紧跟内容的就是传播,其实央视也在面临这样的改变,也在重视新媒体。第二个是盈利模式是什么。原来媒体主要盈利模式靠的是广告,但现在从纸媒到电视媒体,广告这种盈利模式正在受到巨大挑战。那意味着在考虑新的盈利模式时,要考虑新媒体,也要考虑传统媒体传播方式的后面到底在争夺什么。
移动互联时代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每个受众包含一个ID,我们清楚地知道谁在看、他是谁。大数据给“你是谁”挂上成百上千个标签,能做出精准推送。但在电视机面前,电视台并不知道你是谁,只知道每个城市在什么时候看,只能通过简单的跳转率、分钟收视率来判断受众是否喜欢,但并不知道受众喜欢什么。这是每一个传统媒体都要面临的,报纸也是。
所以,对ID身份的争夺,会成为未来媒体的焦点。这不只是央视的问题,也是其他媒体的问题。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