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的文学梦:所有冲动集中在虐恋

李银河在现实中是柔软的,不是斗士,不像她发表的那些先锋的观点一样冲击人眼球。 性学家、同性恋、虐恋、王小波的妻子、女权主义、公知......这些词中的每一个都曾让她陷入争议。然而,在外人看来极具纷扰的事,对李银河来说,似乎从来就不是困扰。

社会学家李银河。

李银河在现实中是柔软的,不是斗士,不像她发表的那些先锋的观点一样冲击人眼球。
性学家、同性恋、虐恋、王小波的妻子、女权主义、公知......这些词中的每一个都曾让她陷入争议。然而,在外人看来极具纷扰的事,对李银河来说,似乎从来就不是困扰。
记者日前与她交谈发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与王小波一样拥有浪漫情怀的女性,除了她的研究领域和本身经历的不寻常之外,仍像个怀着赤诚之心的孩子。
她性格中有着极度的羞涩,小时候每当要喊起立的时候,都心跳剧烈,脸红脖子粗,憋半天才能喊得出来。除此之外,她也始终不擅讲演,能逃就逃,能躲就躲。到今天,她演讲也不能脱稿。 她还不会与人吵架,只会在争吵之后回家一遍遍懊悔“我刚刚为什么不那样说”。
9月10日,澎湃新闻记者给她打电话时,是下午两点,她正在读陈丹青的《无知的游历》。她很欣喜地说,陈丹青是艺术家,在书里探讨了文学和绘画的关系。
对文学和艺术,李银河一直是怀着一种崇敬的态度。她会像个小学生一样,第一时间给友人、作家冯唐看自己写的虐恋小说,忐忑地期待回复。冯唐半个月后给她回了封信,里面提到这篇小说“很牛,很好看”。获得肯定之后,李银河感觉受到特别大的鼓励,“他的反应让我特别欢欣鼓舞,对我来说是里程碑式的。”现在说时,她还像个受到表扬的小学生一样开心大笑。
退休之后,李银河专注于实现自己的文学梦。她独自一人搬到了山东威海写小说,贪恋着这里的安静和好空气,家人有空时往返于北京和威海之间看望她。她住的地方离海步行仅5分钟,整个夏天,她几乎每天午饭后,都去游泳半小时。最近天凉了,才开始渐渐不去了。
李银河现在每天早上5点起床,上午写作,下午阅读,晚上看电影。她自己做饭,把鸡放到电饭煲里,加点水,按个按钮,等它熟了吃,“做饭吃饭一共只要15分钟。”
原本李银河一直不愿写自传,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实在不值得写。她向澎湃新闻记者解释:“我觉得值得写传的人怎么也得是个历史人物,我又不是历史人物,也没参与过什么历史事件,只是个普通人,有什么可写传的。”后来,她看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作家艾利亚斯.卡内蒂的《获救之舌》,发现不是历史人物,没有参与过历史事件,也可以写传。

“所有的冲动全部集中在虐恋”

今年8月份,她的传记《人间采蜜记》正式面世了。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她在传记里分享了跟王小波的虐恋性爱历程。虐恋是贯穿李银河一生的元素,她毕生研究虐恋、同性恋,写虐恋小说,都可以追溯到她的虐恋情结。单单是针对写小说,她一点也不含糊地说,除了虐恋之外,好像不会写别的,“我所有的冲动全部集中在虐恋,别的我没法写,写不了。”
现在,和人们分享自己虐恋经历的李银河无疑是极其勇敢和真诚的。她承认在很小的时候就流露出对虐恋的喜爱,发现自己这一与众不同的性倾向多与电影联系在一起。她看电影《农奴》,男主角受到鞭打,让她感同身受,如痴如醉;看《多瑙河之波》,她对男主角被主人羞辱时的隐忍表情百看不厌。 这些都一度成为她的性幻想形象。 甚至回忆起自己的初恋,她也发现自己曾从对方身上感觉到的性感,也来自对方被凌辱时的痛苦形象。



虐恋是李银河终身无法改变的倾向,一种心理的情结,她对性的感觉永远是和痛苦羞辱联系在一起的。李银河形容虐恋含有某种性感的色彩,她现在不再会为自己喜欢虐恋而感到羞耻。
但早在最初,跟所有人一样,深感羞耻是她常常要体验的情感。“刚意识到喜欢虐恋的感觉时,觉得很羞愧,见不得人。”她有时检讨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性呢?为什么别人的性都可以堂而皇之地表达,而我的就如此羞耻呢?仅仅因为它与众不同,它就可耻吗?口味重就比口味轻可耻吗?
“虐恋”一词最早是中国老一辈的社会学家潘光旦提出的,他将外国的SM翻译成了“虐恋”,指的是一种将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性活动。1997年上半年,李银河在剑桥大学访学,期间研究的一个主要题目便是虐恋,为了研究虐恋,她每天泡在图书馆读书查资料,发觉虐恋在海外其它国家很早便流行起来,英国人更是酷爱虐恋。 20世纪末,她写了一本《虐恋亚文化》,填补了国内虐恋文化的空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知晓虐恋。
她深知自己的经历是她研究虐恋最初的动力,也正是自此之后,她从内心深处接受了自己的虐恋倾向。虐恋成为她终身研究和写作的动力。不仅如此,她的虐恋情结也对王小波影响深刻。她在自传中分享了自己跟王小波的床笫之事,性欲正常的王小波在喜爱虐恋的李银河的带领下,也慢慢被“掰弯”。除此之外,王小波在写小说时也会创作一些虐恋情节。
作为社会学学者,李银河研究的多是边缘的亚文化,虐恋、同性恋、性、酷儿……在某种程度上,人们赋予她“性学家”的称号。“性”这个在中国原本很隐私的问题,慢慢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2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