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刘慈欣:《三体》只是表现了人性最糟的之一可能

“刘慈欣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他对科幻的真诚,发自本心。”《科幻世界》副主编姚海军日前说,还有刘慈欣对科幻小说的技术性想象,执著追求,“而且,追求一种独创性

【对话刘慈欣】

“科幻归科幻,现实归现实”

澎湃新闻:你曾公开表示,你是一个技术主义者,相信科学能解决一切问题。这里的“一切”,具体包括什么?是否太绝对?另外,你又是怎样成为一个坚定的技术主义者?
刘慈欣:当然不能太绝对。但科学几乎能解决一切问题,即使不能解决也能绕过它。而且,我说的“技术解决一切问题”,是在人类社会范围之内的,并没有扩展到外延的宇宙。宇宙是极其复杂的。就目前宇宙中,你要从科学角度来讲,外延有没有其他的生物,我们都尚且未知。
至于,我怎么成为一个技术主义者——一个人的思想是由其整个生活构成。这些经历也包括,我学的是理工科,曾经是一个工程师。只有受过理工教育的人,才能对技术有一定的认识。从事工程师,才知道技术在生活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比如阅读、知识、从小生长的环境等等,所有的一切形成一股合力,造就了今天的世界观。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包括我对人性及道德的认知。
澎湃新闻:如果你也认同,人生下来,人性便固有一些缺陷,那么,能够依靠科学解决?
刘慈欣:我举个例子。人生下来,带有原罪之一就是充满欲望。很贪婪,什么都想占为己有。你要问科学怎么解决?共产主义提出一个按需分配的社会。这个社会现在来看,其实不是虚无缥缈,随着科学的发展,假如科技在能源、生物、材料三个领域,都有重大突破,按需分配的社会可能很快就会到来。
当然,我不能说这一社会到来,完全就把人的贪念给移除,但至少能压制这种欲望,至少会使这层欲望上升到更高层次上面去。现在,人们贪婪的这种欲望已与50年前大不相同,科学完全可以解决这一问题。而且科学进一步发展的话,其物资会进一步地丰富,不光是人基本的需求,很高级的需求也能一步步被满足。这就是科技消除人性弱点的途径。
澎湃新闻:曾与江晓原教授在一次对谈中,你指向席间一女记者问,假如人类世界只剩下你们三人,携带人类文明的一切。而你俩必须吃了她才能生存时,他吃不吃。他说“不吃”,你说“吃”。其实,“人性与道德”在你的书中,也更多像是被设计的一环?你还表示,宇宙比道德更宽泛。
刘慈欣:那次只是一个简单的思想实验,为说明一个道理:在极端状况下,假如你不做出某些理智上的举动,导致人类灭绝,你照样无法讲人性。没人了,你还讲什么人性?
我多次说过,科幻是一种可能性的文学。也就是说,如果宇宙中存在其他的智慧生命,构成一个宇宙社会。那么把人性放在宇宙中,有很多种可能。它存在最好的可能,也有最糟的可能。《三体》中,表现的就是最糟的可能。还有不好不坏的可能——比如像我们地球上的这种现状,人与人之间可能存在敌视与仇恨。但同时,人与人之间也有相爱与互助。一种最好的可能是,整个宇宙被一种完美的道德体系所约束,整个宇宙都有共同的道德,生命在这个宇宙中得到完全的尊重。
科幻文学只负责将这些可能性排列出来。至于其中哪一种可能是真实的,科幻作家的思维解决不了这一问题。因为宇宙中有没有其他道德体系还不知道。如果这些可能性中,有一种可能性能铸造好的故事,我就会把它写出来。如果平淡无奇,比如是不好不坏的可能性,我就会放弃掉它。就是这么回事。
澎湃新闻:你不止一次提到“科幻思维”。你又是何时,清楚意识自己具有这一思维?
刘慈欣:科幻思维方式是什么,就像给科幻定义一样,很难。迄今为止,关于“科幻”有300多个定义,却无一个使人满意。那么,在“科幻”定义不成功情况下,科幻思维方式也就很难下一个严格的定义。简单来说,科幻思维是基于现有的,已被认识的科学规律的一种想象。它与科学研究的差别在于,科学研究需要被证实,它则不需要理论的证实,不需要实验与观测的证实,它需要另一个验证——即必须有文学的美感,必须让人感到震撼与新奇,能启发人的想象力。这个就是科幻思维方式。
我清楚意识自己的科幻思维成熟,大概是1980年到1981年。改革开放之后,西方科幻作品大量涌入中国,我读了一定数量科幻小说之后,取得这样一个思维方式。但必须指出是,我不是用科幻思维来想问题,而是用科幻思维来想科幻。当我想现实问题时,我肯定用现实的思维方式。如果用科幻思维来考虑现实问题,那是再糟糕不过的一件事。
澎湃新闻:有意思是,你一方面透过媒体告诫科幻迷,如果在体制内曝露自己的科幻兴趣,会给自己带来不利。另一方面,你又一再公开强调,自己是一个科幻迷?
刘慈欣:我是对科幻界与科幻读者强调,我是科幻迷。我从来没有对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及员工强调,我是一个科幻迷。这就是现实与科幻的区别。我既然走进科幻圈子里,我还不能承认,我是一个与科幻相关的人吗?但在现实中,我的邻居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从没对单位领导及同事谈科幻,宣布我在写科幻小说。
我说一句实话,可能让你吃惊。如果我是一个领导,我发现身边有一个科幻迷,而且毫不掩饰地对任何人谈科幻,在重用他之前,我会再三考虑。我还真遇见过这样的年轻人,将他派到一个重要岗位或派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之前,我会三思而后行。如果他有这种思维方式,不懂看什么人说什么话,见谁都谈论科幻,那么在基层现实工作中,他的能力是值得怀疑的。
告诉“科幻迷”不要暴露自己,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中有人不喜欢那种离开现实、胡思乱想的人。在基层单位,会给人留下一个不成熟的印象,对前途可能不利。我是从这方面考虑。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8-01-16 23: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