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古者刘拓:从伊拉克被释归来的北大考古研究生

8月4日下午,澎湃新闻把传闻梳理好,通过邮件发给刘拓后,这名刚从伊拉克释放,回京不久,北大考古专业研究生忍不住地爆出:卧槽,看来是需要澄清一下了。

误抓前后


刘拓是个旅行达人。2014年,刘拓在巴基斯坦摩亨佐·达罗遗址的门牌前。

“上工地的时候闲得无聊,查了很多资料,做了一个伊拉克的旅游攻略,想着有朝一日太平了可以去一下。然后,现在尼尼微省的大多数景点都没有了,仅存的亚述城,要挺住啊!”今年3月11日,刘拓在人人网上公示了他拟定的《一个可能的伊拉克游记》。虽名为“可能”,却不难发现这位出行者,对未来“可能”的14天行程安排,经验老道,用心细致:
“这是我一向的路书风格,标AAA必去,AA可选,A顺路才去。”在他的计划指向中,如巴格达是AAA;他后被押之地,萨迈拉市是AAA;“尼尼微”下,摩苏尔老城标明“AA”;“纳杰夫”里,“库法清真寺A:最早的清真寺之一,库法城南,纳杰夫东数公里,一条大道连接纳杰夫圣墓和库法清真寺。适合下午观看。”
“圈里大牛大都有极强的时间及路线规划能力。”另一访古者唐大麟告诉澎湃新闻。“大牛”在访古者群内,是对被仰慕者的一种幽默称呼。无疑,刘拓也是一“大牛”。唐大麟与他同来自西安,十年前来京求学后择业于此。他自称,“开始访古始自高中时期,可能古长安整体浓厚的历史文化熏陶有关,对所访古迹并无具体时代喜好,只要有遗存的都会看。”
目睹网上对刘拓的此番受挫发出的某些非议,他不由为好友鸣不平。在《哥们,你真的是恐怖分子吗?》一文里,他举例辩驳:有一年,我计划去金沙江沿岸考察向家坝水电站蓄水后的淹没区古迹,因为淹没区地处川滇两省交界,交通不便,现有资料匮乏,考察难度极大,我向这哥们打听,他居然已经去过了,于是一个详细的路线图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当是真是又惊又喜,而他只是很淡定地说,这地方要淹了,再不看以后就没机会了。“就是这样一位有着极其丰富的内心世界及行动力的哥们,你会相信他是一些网民口中的脑残、智障吗?”
据传,2011年,尚处于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危机中的日本,是刘拓的第一次出国目的地。也在其明示的《截至2014-9-10我去过的世界遗产》,“共86个,其中文化遗产75个,自然遗产7个,双遗产4个”里,他记载于日本,共游历法隆寺地区的佛教古迹,广岛和平纪念公园等7地;2013年,雅安地震,他直入灾区; 2014年,与圈内另一“大牛”,踏上40多天的中亚访古之行。今年5月27日,人人网上,刘拓亮出了赴伊拉克的签证。现在,答复澎湃新闻的信中,他正式厘清这一次,仅行进8天的旅途——
7月5日,飞巴格达机场,当晚大巴去圣城卡尔巴拉,宿卡尔巴拉;
7月6日,游览卡尔巴拉,去Ukhaidir宫殿,下午去希拉,游览巴比伦,晚上宿迪瓦尼耶;
7月7日,前往Nippur遗址,下午去纳西里耶,这个下午和晚上是被纳西里耶扣留事件,宿纳西里耶;
7月8日,纳西里耶Ur遗址,下午去萨马沃,参观乌鲁克遗址,宿萨马沃;
7月9日,清晨前往巴士拉,游览巴士拉、祖拜尔老城,伊玛目阿里清真寺,晚上宿巴士拉去希拉火车;
7月10日清晨,由于睡过站,在列车员催促声中,他不得不“跳火车”。既而,又沮丧发现“丢了手机”——“追手机到巴格达,没找到。巴格达去库特看wasit遗址,再去希拉Kish遗址,宿纳杰夫;”
次日早晨,参观纳杰夫圣城,去库法清真寺,北上基夫勒老城及圣墓,下午游览巴格达老城;
7月12日,前往泰西封遗址,下午巴格达老城;
直至“7月13日,上午伊拉克国家博物馆,下午萨迈拉遗址,被抓。”
“早在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这事之前,我就通过我在伊拉克的线人获得了那张之后在国内广为流传的刘拓被扣留时的照片,并知道了这一消息。当时,线人的说法是:这是一名中国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的费卢杰市附近被伊拉克民兵抓获的。起初,我并没有很在意这个消息,因为在伊拉克击毙或抓获中国武装分子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此外伊拉克人并不能很好地分辨东亚各国人,因为近年来中国发展迅速,在当地影响力巨大,基本上他们看到东亚面孔都会说是中国人。”新华社驻巴格达分社首席记者陈序回忆:国内关于刘拓被捕报道出来后,他才将其与几天前从线人处听到的消息“对上号”,“线人前面给的信息却是错误的,刘拓并非在伊拉克西部的费卢杰附近,而是在北部萨拉赫丁省的萨迈拉市。”
他立即联系萨迈拉市警察局,“但对方告知并没有关押中国人,最后我通过在萨迈拉的线人了解到,刘拓被关押在当地反恐警察局。”由于反恐属敏感领域,在结束调查前不能探视,也不能接受外界采访。最终,陈序找到自己在萨拉赫丁省的“关系”,“才让采访成行。”
7月23日,陈序在反恐警局里见到了刘拓——“他比被捕时照片上看起来,明显瘦了一些,大胡子也已经被剃光。但脸很干净,身体健康也没有大碍,也没有被虐待的痕迹。他穿着一件白色长袍,上面有零零星星的污渍,套着一双明显比他脚大一圈的肮脏的白色拖鞋。” 他个人认为,刘拓在伊拉克旅行途中多次遭遇伊拉克警察的扣留盘查,原因有可能出在他行前特意留的大胡子上,“在伊拉克,只有极端宗教人士才会留大胡子。这对于警察来说,是一个比较可疑的信号。”
当天,他们一共交流了两次。第一次采访持续约一小时。有警员告诉他,他可以去当地法院见法官。如果法官同意释放刘拓,他便能直接将其带走。“对方说话的语气让我感觉可能性很大,因此我打算先将刘拓营救出来,再把他带回巴格达交给中国大使馆。”继而,他赶往当地法院。“但法官对我说,必须要由使馆人员来处理这事”,交涉争取无效后,他只好重返警局,“继续和刘拓聊了两小时。”
“告别时,他对我说这几天无法与外界接触,只能在监狱过道里待着,也没有消磨时间的方法,哪怕有本书也好。”陈序听后,从警方要来他的行李,让他从里面挑出一本厚厚的,介绍伊拉克文物古迹的英文书,“他行李里还有不少书。”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