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古者刘拓:从伊拉克被释归来的北大考古研究生

8月4日下午,澎湃新闻把传闻梳理好,通过邮件发给刘拓后,这名刚从伊拉克释放,回京不久,北大考古专业研究生忍不住地爆出:卧槽,看来是需要澄清一下了。

“是否勇敢都不重要”

“微博上最初有人说他是ISIS成员。发微博的人太能扯了。”张利伟断然回驳。“我认为,他是一个热心的孩子,他对文物古迹有自己的视角。”同时,他也指出刘拓此次之行——“是旅行不是考古,旅行在大多数人看来无非就是走走逛逛,但在这些真正热爱文物古建筑的伙伴们心里,旅行是一种记录,记录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即使在国内,随着城市拆迁以及社会发展,大量有珍贵信息的古建筑或历史遗迹离我们远去,而此时记录建筑信息本身无疑是最重要的。”
7月30日,闻讯刘拓平安归来,访古者群里,有几位大牛想为他举行“接风压惊宴”。他拒绝了。“这是不符合他性格的。他表示,不想给国人开一坏头,毕竟伊拉克太危险了,他能存活实属幸运。”中间一人透露。
刘拓所在的北大考古文博学院,澎湃新闻仅得到该院一位领导的反馈:我院刘同学这次违规穿越伊拉克到土耳其,违背了原先给指导老师上报的前往土耳其的路线。……,我们不会鼓励和支持这类行为。……他受到这类鼓励,还会去做类似危险的举动事情以博取公众的注意。说实在的,认真考察几处文化遗产,远比走马观花收获要多。
待澎湃新闻去信想追问,在国外访古,法律、安全、责任等边界在哪里?对方再无回应。
北邮毕业的黄恺瑜还记得与刘拓的初次相识:2013年冬天,一大早在宝鸡火车站,他要赶往秦岭南面,刘拓则去往汉中,“那个点肯定都是坐一趟车。那一绿皮车还是很经典的一条路线。看他胸前交叉双挎两包,背着一部相机,还老拿着一毛巾。那身打扮就像是出来玩的。”车上挺挤,座位刚好紧挨,两人于是攀谈上了。事后,他才听刘拓说起,上大学前,在阳朔,自己从山上摔下,将背部摔伤,以致没有背包。那年夏天,他们同游过新疆,西藏。在新疆莎车县,他总算见识刘拓的“勇敢”,“莎车老城历史街区,你已明显感到当地人眼神的不太友好,氛围让人紧张。他却执意独自探访了一处麻扎(陵墓)。”进西藏,他感受到其在古生物学知识广博,“玛旁雍错(位于阿里普兰县)和219国道之间隔了一大片草原。那里有沼泽地。刘拓就能通过区分草的种类,是否亲水来判断哪片有沼泽,哪片没有。”
“他说他喜欢古生物,但是考古才真是他最最最想做的事。”现在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攻读生物学硕士的薛逸凡曾于去年,因在人人网上张贴自己“一个人的毕业照”,声称这是“北大2010级古生物专业合影”,而一时间成为话题。她在一博文里写道,刘拓尚在北大就读本科古生物系时,她对这位师兄的观察。
“我一度认为,刘拓师兄对于考古简直是迷恋。从本科他就想转考古文博院,受些波折没成功后保研又要去,又失败。后来他保送本系,结果暑假组织的研究生博士生去欧洲的地质实习,手续签证都办好了,而他却因为在外地访名胜古迹而错过了出发时间。……我也要承认,我曾觉得刘师兄是个怪人。21世纪的人类,生活上随随便便,却执著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文快结束时,她转折一笔,颇有感喟:“再想起他的所作所为,倒觉得没有了值得玩味笑谈的意思。说开了,只是一个人追求自己想做的事,并真真切切踏踏实实去做了。是否勇敢都不重要。”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