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年少时大风车:这一代主持人永远都不会再现了

董浩回忆自己配过为数众多的动画片,其中在《米老鼠和唐老鸭》中配的米老鼠一角,还为他赢得了“米老鼠叔叔”的外号。他忆及第一次做节目正是蹭了“米老鼠叔叔”的光环。


“金龟子”刘纯燕。

电视黄金期少儿主持突围难

1995年6月1日,《大风车》在央视综合频道开播,时长调整为40分钟。同时,少儿节目也在央视7套占据了一席之地。就在两年前,央视迎来了最辉煌的时代,复兴路11号一度成为新闻理想所在的地标。
然而,对于少儿节目主持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从1994年开始,“小鹿姐姐”郏捷、“周洲姐姐”、“小时姐姐”黄时和“月亮姐姐”王淏四位女主持先后加入央视。
刘纯燕对澎湃新闻分析,相较于老一代主持人(鞠萍、董浩、“金龟子”刘纯燕、“花姐姐”曾媛),中生代的四位姐姐主持风格趋同,没有给观众形成明显的辨识度。
但郏捷和王淏认为这是受时代所限。“到我们这一代主持人,电视已经处于一个最黄金的发展期,而且是多元化的发展,所以对于现在的少儿节目主持人来说,很难拥有当年他们那样被大家熟知的程度和平台。”王淏说,她认为自己挺有风格,属于创作型主持人。
1998年年底,会讲故事的“科班”毕业生王淏被央视选中。1999年1月3日,“月亮姐姐”的影像第一次在央视7套出现,当时她主持《七巧板》中的一个小版块,大约5到10分钟,播出时间在晚上8点至9点之间。
王淏说除了晚会,她从来没有在央视综合频道主持过少儿节目,而自己所在7套的影响力无法和综合频道相企及。不过,她说对知名度并没有多大热情,干这行完全是出于喜欢:“我从1998年开始做少儿节目的时候,就能对全国所有少儿节目的名称和主持人,还有哪些时段播什么样的节目,如数家珍。”
《动画城》主持人“小鹿姐姐”郏捷进入央视之初便以鞠萍的主持风格为样板。“对于我们这一代,鞠萍是女神一样的人物。我当时的发型、说话方式、表情动作都有参考她的风格。”她说。
对于鞠萍而言,当年对电视几乎一无所知的她并没有可以直接效仿的主持人样板:“当时,台里让我们看美国的《芝麻街》(这是一档美国儿童教育电视节目,由美国公共广播协会制作播出),跟着学。可能就在我们自己慢慢摸索的过程中,形成了所谓的风格吧。”
在没有一个节目能在黄金时段播出的前提下,王淏对目前观众之于“月亮姐姐”的认可度已经非常满意。“这可能跟我在综艺频道当嘉宾,做客串主持有一定关系。更年轻的主持人甚至可能达不到我们这一代的知名度。”

前辈之学,后辈之师

更年轻的一代是指2003年进入少儿频道的16位主持人,在卫视林立,网络通达的时代,他们直接体会到央视面临的压力。
2009年《大风车》节目撤离综合频道,原播出时段改播《智慧树》;2010年,央视的频道制改革颠覆原先“节目中心制为主”的管理架构,《智慧树》因此离开综合频道回归少儿频道。至此,自办少儿节目全部离开综合频道,而原综合频道的少儿节目时间段改播动画片。
然而回归少儿频道并没有给自办少儿节目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鞠萍、刘纯燕、王淏向澎湃新闻证实,自办节目在不断减少,不少得以保留的自办节目播出时间段不尽人意。
“上节目的时间比以前少很多,原来有6、7个节目,现在只有3个。我占得还算多,很多年轻的主持人甚至没有节目可上。”王淏说。
“黄金时间段基本在播动画片。”刘纯燕指出。
鞠萍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少儿节目需要承担指标之外的收视率要求,所以压力比较大。她指出类似当下红极一时的真人秀节目比如《爸爸去哪儿》,央视少儿频道早已做过尝试。她认为卫视之所以做出童趣,是因为设备充足,能够录下儿童所有的语言,用各种机位拍下每一个动作。“儿童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说出很有意思的话,如果不是贴身跟拍,就会错失无忌童言,再让他讲一遍,一定没有第一遍讲得好。”
作为少儿节目主持人小组组长,鞠萍鼓励主持任务不重的年轻人在不违反台里纪律的前提下,参加各地的活动。“我就很鼓励‘毛毛虫’去做‘小爱也温暖’公益基金。”
“毛毛虫”本名霍小雷,在《智慧树》周末版与刘纯燕搭档。刘纯燕称他为“毛毛虫二代”,“一代”是湖南卫视当红主持人何炅。
霍小雷表示跟刘纯燕搭档十分幸运,他觉得刘纯燕就是一个小孩儿,需要别人照顾:“如果说别的主持人还有那么一点吃力的成分,那么她就是本色演出,完全能够驾驭这个角色。”
跟前辈的搭档经历,让接手节目之初还嫌小孩烦的霍小雷极快地融入到角色中。他也试图在节目中展现阳光健康的形象:“董浩的主持风格给后来的男性主持人树立了一个标准,充满阳刚之气。他为人豪爽、仗义、业务好,我觉得像他们这一代主持人,以后永远都不会出现了,这是一个时代的标签。”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