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大春:办些许事 遂了初心 拂衣便走

58岁的张大春穿一件V领的藏青T恤,黑色休闲西装外套被随意地扔在一边。这次,他带来理想国的《大唐李白》第三册《将进酒》,下周即将面世。 头发微鬈,言谈间偶尔会用指腹向后梳理两鬓;他的声线低沉,说到激动处,会叩击桌面或击掌,配上丰富的感叹词,可以想象他说书时的声色。

“有了孩子,胆子会比较小”

这几年,比起写文学评论,张大春更关心孩子认字、写作文的问题。
也不全然是自己一双宝贝儿女的缘故。“根底没有了。”张大春告诉澎湃新闻,台湾现在是个“不学”的社会,中年以上的人最忧心的就是年轻一代的苍白,年轻人很少去想变老之后心灵滋养和启发的需要。“我认为台湾整体的师范教育,大概在30年前就崩毁了。不怕得罪同代的这些老师们,战后出生的这代,尤其国语教育是全面性的失败。”
在近来发起文言文和白话文的话题讨论之前,张大春已经写了28篇取名为“搞作文”的系列文章,范文多半出自他以前的文字。无论是往优雅、讽刺、动人、知识的路上走,他对自己的文字一点都不担心。“这一套又一套的写法,不应该只有自己会嘛。”
而谈起自家孩子,他的神情柔软下来。“我们家两个在语文上是厉害的。”张大春分享,这得益于家人之间的交谈从来都只用成人的语言。
儿女小学毕业之后,张大春开始怀念曾经每天2小时餐桌聊天的习惯。他有点无奈,“因为上学,还有手机呀。那段时间再也不会回来了。”
张大春曾两次把儿子张容请到自己节目中,儿子对NBA三十支球队每个球员的位置、表现、年薪如数家珍。
一次,演员刘德凯回台湾约张大春吃饭,见面谈天时说起,“昨天在台北开车,听你访问一个小姑娘,讲NBA讲得特别好。”张大春想了想说,那不是小姑娘,那是张容。“那时候张容13岁,还没有变声。刘德凯吓一跳。”说起这段,张大春噗嗤,笑了。
“我不知道他怎么学的。虽然非常窄,但表示他也下功夫。”在张大春看来,张容的球评是台湾三十岁以下最好的。这份评价不是因为那是自己儿子,“主要也是因为他语言上的出色。”
孩子的到来让张大春“胆子变得比较小,做事也会更谨慎一些”。作为父亲,他冀望张容和张宜长成正直、大方的人。“不要那么计较。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期望。”

与周华健合作的《侠客行》中,有一段词张大春是这样填的:办些许该做的事,任人吵闹喧腾,不必听,遂了初心,拂衣便走,且把此生藏人海,埋没我的心灵。他说,这就是我的位置。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