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老树画画:画画就是一个好玩儿

对话老树画画:画画就是一个好玩儿

然而,那场演讲,老树却并没有聊如何“画梦”,只因演讲前,他听了一位演讲者大谈成功学,有些来气。于是,他上台后,只谈每一个人作为个体,要如何找到自我,“我为谁活,我在做什么事情?”
对于老树这种耿直坦率、有话说话的性格,孙京涛感慨道,“他对朋友、对任何人都很诚恳,不保留,所以常吃亏。”
其实,不止是待人,对于世间之事物,老树都心怀坦诚,有啥说啥。

玩摄影时,曾有人请他写评论文章,他挥笔而就《你老去西藏干什么?》,文中直言“动不动就往西藏跑,一多半不过是要去散散心放松一下而已。……你愿意这么做也无不可,问题在于,这和什么摄影艺术创作有什么关系?退一步说,即使有关系,即使你就是想去西藏‘创作’一把,那西藏无论其地理环境还是文化上的深邃,都不是你跑几次西藏,造访几回寺院,读几册经书,跟个活佛合个影或者与喇嘛聊聊天可以搞明白的。”这些大实话戳到了不少人的痛处,也让老树在圈子里赢得了一批朋友。


做摄影评奖时,老树曾与做事风格迥异的机构发生争执。蔺孟凯告诉澎湃新闻,“当时老师觉得,那种做事风格不利于摄影师发展,评奖是可以的,只是一个点。评完就告一段落了,那一些纪实拍摄一拍就是很多年,怎么办?他认为,导师要对人负责,保证摄影项目的完整性。”在蔺孟凯看来,老树不在乎外在形式,他重视的是实质,优秀的作品和想法。
开研讨会时,老树的观点和批评时常直接犀利。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顾铮对澎湃新闻表示,会议上,老树的观点都很“接地气”,直接提出问题,“无论是在摄影还是人文上,他的理解都很深刻。人也很有意思。有时开会实在无趣,他会用钢笔画些小画,送给周围人,把一个沉闷会议变成有意思的事情。”
“从上学那会儿开始,他就是个不花哨的人,说话朴实,穿得也朴实,喜欢埋头做事。这也难怪后来他写的那些配画诗都是大实话,平白通俗,直指人心。”老树师弟、央视电影频道导演、作家刘武这样评价老树。
“梦里江山无限好,世事你争我不争。”用老树自己写的诗来看,也许更好解释。就像那些民国时期的先生,不争世事名利,争的只是一份纯粹,接人待物、为人处事,简单直白。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