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 传说中的皮尔·卡丹

就算你不知道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是谁或长成什么样,你肯定听过他的名字。他设计了世上最有名的时装品牌标志,超过八百样产品都印着他著名的 PC 商标 ...... 你还不明白吗?那你一定不是个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中国人。这个名字,大概是中国人的时尚启蒙吧。


看来品味绝对跟你没关系。你几年前把 PC 牌子印在沙丁鱼罐头上的时候,在香水界引起了一阵反对的声音。
我可是经历过世界大战的!当时我们都得挨饿!谁说你出香水的话就不能出沙丁鱼?你喝香水能活吗?我要出皮尔·卡丹牌沙丁鱼,有谁挡得住?
你上世纪20年代初在威尼斯出生,当时意大利未来主义者都主张说 “我们拒绝参与过去!” 看来你很早就已经吸收了这种情绪。
那肯定。我一向都对未来很感兴趣,它构成了我对时装理解的一部分。别忘了,我刚开始事业时,正是前卫艺术的时代。
可是在1944年抵达巴黎时,你只是一个裁缝。之后你很快就在 House of Paquin 工作,之后更为让·谷克多(Jean Cocteau)导演的电影《美女与野兽》(La Belle et le Bête)做服装设计。这些机会都是怎么来的?
我本来想当演员,但我第一天来到巴黎的时候(那天刚好是周六),我认识了一个后来把我介绍给简·帕昆(Jeanne Paquin)的人。然后接着那个周一,我见了克里斯蒂安·迪奥(Christian Dior)。之后帕昆把我介绍给谷克多认识。我当时没钱上舞蹈或戏剧课,所以就决定进时装界,该见的人我都见了。
你二十来岁的时候已经很有野心,可是身边的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你是怎么那么快就融入到他们的圈子里?
我很努力工作,而他们也对我很慷慨。巴黎世家(Balenciaga)的创始人克里斯托巴尔·巴伦西亚加(Cristobal Balenciaga)对我有很大影响:他在战后回到巴黎,开始以全新的城市生活为设计蓝本。不过对我最重要的还是克里斯蒂安·迪奥。他创造了革命性的 New Look 廓形,更邀请我跟他工作。如果不是他,就不会有今天的皮尔·卡丹。
可是我在你的作品里不怎么看得到迪奥的影子。他对你有什么影响?
你要我说实话吗?我从来都没受任何人影响。我有我自己的风格,而且我宁愿被模仿,也不要模仿别人。
你的第一个高调作品是1954年的泡泡裙,当时因为扭曲了女性线条美而被视为 “过于激进”。
相对于时装,我当时对雕塑更感兴趣。这一点在我的作品里反映出来。泡泡裙是我对圆圈的描写。我对圆形很着迷:它代表了月亮,乳房,生命。我会不断回到这个主题上,因为它本身就是无限的,我视它跟宇宙有紧密的关系。浩瀚的宇宙比任何人都有感染力。
这一点在你的六十年代 Cosmocorps 系列里充分表达出来了。这个以俄罗斯太空人为蓝本的系列尝试预测人类未来的穿着。现在我们进入21世纪都这么久了,我们怎么都还没开始穿星际迷航(Star Trek)里的那些紧身外套和饰品?
Cosmocorps 让我思考时装应该是怎么样,它不一定是未来的设计。我至今仍在幻想未来。我的作品完全是我个人对时装理解的一种延伸。我尝试要真诚地面对自己。尝试成为皮尔·卡丹。
你被视为时装品牌授权的先驱,并通过香水营销的方法,以及之后在各种产品上的应用,创造出了 “设计师品牌” 这个概念。你有后悔的地方吗?
完全没有。品牌授权这个做法来自1960年我在老佛爷百货(Galeries Lafayette)举行的第一场男装秀。里面的作品都是以我的 “圆柱型” 系列为基础。当时,要风格的就只能去意大利找,要好看的就要去英国找,法国根本没有男装成衣。我找了两百个大学生来当模特,当时也引起了很多争议。我邀请了世界各地的采购,结果他们都下了订单。品牌授权就是那样开始的。之后所有人都跟着我学。品牌授权调换了各方时装参与者的位置。昔日属于高级订制的权力现在已经没有了,你只能自己去大街上看看普通女孩所穿的衣服,然后从中得到灵感。这一点很符合我当初的希望,就是实现时装的民主化。我不认为只有有钱人才可以穿得好看。这是一个很社会主义的理想。
商业上的成功显然对你非常重要。听说你在140个国家的生意每年有十亿利润。你对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所说的 “擅于做生意才是最有趣的艺术” 有什么看法?
我跟沃霍尔很熟。有一段时间,我收藏了两张他的作品。沃霍尔一直都对做生意很感兴趣!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