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 传说中的皮尔·卡丹

就算你不知道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是谁或长成什么样,你肯定听过他的名字。他设计了世上最有名的时装品牌标志,超过八百样产品都印着他著名的 PC 商标 ...... 你还不明白吗?那你一定不是个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中国人。这个名字,大概是中国人的时尚启蒙吧。

你曾经要在威尼斯起一栋能让几百人居住的高楼,样子跟迪拜或在超现实梦境里看到的建筑很像。虽然这个项目在2013年夭折了,但我还是想听听你当时怎么想的。

我把这种建筑叫做可居住的雕塑。它比迪拜的任何一栋建筑都要优秀。我还设计了一系列在那栋高楼附近围绕的蘑菇形房子,为那些不想住在高空中的人提供一个选择。
蘑菇?就像你设计的 “泡泡皇宫” 吗(Bubble Palace,卡丹在法国里维埃拉做的星战式建筑,它的地基由一堆咖啡色半潜浮拱形英泥块组成)?
对。它是一个有机形状,非常适合人居住。我又回到泡泡裙的概念,回到圆圈这个概念。我之前也说过,它是我所有设计的基础。
你在五十年代第一次到日本,和松本弘子(Hiroko Matsumoto)的合作也让你成了第一位在时装秀上使用日本模特的西方设计师。你觉得你是否影响了很多七八十年代的日本设计师?
当然有。我第一次去日本的时候,他们刚经历了广岛原子弹和二战,一切从零开始。当时他们完全没有时装,只有和服,我是全日本唯一的设计师,所有想透过时装来表达自己的人,都只能以我为依据。中国也一样(卡丹在1978年第一次来中国),他们要不就是穿中山装,要不就是穿传统服装。我设计的西装肩膀的形状灵感来自宝塔,而其他细节,包括领子、口袋等都是参照了中山装。
你有这么多兴趣,而且工作又这么忙,会不会很难有稳定的规律?还是你根本不在意?
我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这里跟我的银行开会。我说的是我自己的银行。公司的所有财务都是我管。我在二战期间给红十字会做会计,当时就学会了财务管理。之后会跟每个部门开会,我会一直画各种草稿:服装设计的、概念的草稿。比如有时候,我会这样设计出一系列暖炉。我觉得普通办公室里的暖炉都蛮难看的(他指着桌子旁边的一部普通暖炉)。我做的那些,有五十个版本。它们感觉都很未来,都是红色或蓝色的,更适合家居使用。
你怎么看现在的时装设计师?
把束胸套在裙子外面,那不叫时装,叫戏服 —— 现在充斥着太多这种设计,太注重 “风范”,太多对电影和过去的参照。时装对我来说,是创造出新的东西。也许有时大家会不喜欢你的设计,但最重要是不要理会潮流。
你很容易就做得到这一点。你跟所有人不同,这家公司还是属于你自己的。没有外来的投资,没有来自投资者的压力。
确实是。但你也要记住,它仍然是一个能盈利的品牌。所以我的结论是:一切只能归根于我的天赋。
五十年代时,当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在迪奥那边大展拳脚时,有人说过 “再过三年,大家都会忘记皮尔·卡丹。”
可是你看看,我还在这里。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