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葛优:“老爷子教我八个字 谦虚谨慎 戒骄戒躁”

对于剧本的选择,葛优有些头疼。“剧本数量不少,我已经选了30多个,但没一个可心的。”他说,“有的太市场了,有的没内涵,有的过于阳春白雪,还有的虽然是照着我的性格特点写的,但大都是刻板印象或者思维定式,观众不会喜欢。”

图为葛优接受新华社专访。

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一周年之际,新媒体专线从即日起推出“文艺工作座谈会一年间”大型多媒体系列报道专栏,就一年来文艺工作的重点、亮点、难点和社会关注热点,独家专访文学、戏剧、电影、电视、音乐、美术、书法、曲艺、舞蹈、杂技、民间文艺等领域老中青三代知名文艺工作者,深入了解他们这一年来的实践探索、创作动态、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
“拍电影电视,我不怵,但就怕一对一接受专访!”“出差再多也无妨,但最怕坐飞机,只能赶火车。”……访谈伊始,葛优幽默地抖搂出他的小癖好。
这位出身艺术之家的老戏骨,总能用朴实、活泼、诙谐的平民形象为无数观众带去欢笑。面对记者的提问,善于自嘲的他,把自己的形象调整到最佳状态,真切回答。
“电影是大众的,但不能总向市场妥协”
“拍戏前龙,拍戏时虎,拍完啥也不是。”葛优用一句开场白形容演员在角色创作时的无奈。
“找你参演时,求着你来拍,你是条龙;拍摄时你是主角、主演,虎虎生威;可拍完你就啥也不是了,怎么剪辑、如何呈现,跟演员无关,也不听你建议。”葛优说。
除了演员在创作中很难发挥优势外,对演员的选择有时不得不屈就于市场。“为了盈利,有的导演选不了适合剧中角色的演员,只能依靠有市场、有票房的‘腕儿’。”葛优对当前以“市场”为导向、向钱看的现象颇为担心,“电影是大众的,没人看不行,但也不能总向市场妥协、纯媚俗,需要把握好平衡。”
对于剧本的选择,葛优有些头疼。“剧本数量不少,我已经选了30多个,但没一个可心的。”他说,“有的太市场了,有的没内涵,有的过于阳春白雪,还有的虽然是照着我的性格特点写的,但大都是刻板印象或者思维定式,观众不会喜欢。”
“不过,我有时也不得不被动地妥协。自己虽不喜欢,但市场喜欢。”葛优说,他其实最想演军人,但随着岁数越来越大,希望却越来越小。
“我为啥婉拒收入可观的真人秀?”
电视荧屏里火爆的真人秀节目让葛优想不明白:“怎么那么多‘铁哥们’‘好姐们’都上去当评委了?”截至目前,至少有七八档“真人秀”节目邀请葛优参加,薪酬令人咋舌,但都被他——婉拒。
“我为啥没去?”葛优解释道:一来,他不愿意总指点江山、好为人师。“选谁不选谁、说人家行和不行,搞那么残酷。我骨子里特别不愿意得罪人,所以净得罪自己了”;二来,“评判选手,我总觉得自己没到那个级别,有点儿不好意思、不忍心”。
“真人秀”的市场威力着实令葛优吃惊:“薪酬确实高,比拍电影挣钱又多又快。但为了市场和收视率,(节目组)肯定得耍你、折腾你,让你这儿劈个叉、那儿撅个屁股搞怪……太消费了,而且是过度消费”。
“我家电视屏幕下方贴纸条”
葛优家的电视有点特别,在屏幕下方有一整排纸条。
“我把纸条死死贴在屏幕下方用来遮挡字幕。”葛优以他独有的缓慢语速边比划边说,“不知你们有没有同感,电影、电视里的演员话还没说完,字幕已经出来了,让你不由自主地分神。这等于把剧情或‘包袱’提前给泄了,严重影响我观影和收视。”
葛优说,字幕并非不重要,但过多过快的字幕,一来让观众眼睛总向下看,无法专注于影像。二来观众提前知道了演员的台词,影响了观影效果和收视质量。
“可是,你贴上纸条,问题又来了。”葛优幽默地皱皱眉,“有些演员念台词或者对白,我听不清楚了。说明什么?基本功(不扎实),口齿还得再练练。”
“对于外国电影,有字幕翻译无可厚非。但对于国产电影,影院可否尝试适度安排‘无字幕’场次电影放映,以满足不同群体的观影需求。”葛优建议。
“演员,在生活中没有理由不像人”
对于不少“铁粉”来说,他们被葛优所饰演的一个个角色形象所折服:“冷面热心”“有点小坏”“反应慢半拍”“心里特明白”……当然,也有观众不喜欢他的表演方式,表示“我一看葛优这张脸就换台”。
对于各种批评,葛优用两个字回答:“平衡”。“人家批评你、骂骂你,这真是好事儿。你哪儿就那么优秀?”葛优说,“逆耳忠言一出来,就把你活生生拽回到地上,让你清醒一下,免得整日在天上飘飘然。”
其实,在崇德尚艺方面,父亲葛存壮对葛优的影响很大。“每当我获奖回到家,老爷子肯定嘱咐我‘别那么牛气、别不理人’‘见到邻里街坊要打招呼’”。葛优回忆。
葛优平时的爱好挺多:游泳、打高尔夫、喝口小酒……“什么都有点,又不执着。但有一点我肯定——不吸毒。”他悄悄凑到记者耳边低语道。
“演员,在荧屏里演的是人,在生活中没有理由不像人。整天趾高气扬、摆谱比阔,实在没必要。”葛优说,“老爷子教我八个字——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完)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4 12: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