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李健:感悟人生 四十而立



李健

E:原来你是四十而立……
李:古人说四十不惑因为他们生活简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家都一样,很容易就看明白了。没互联网,没娱乐圈,连电都没有。今天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是个繁杂的世界,怎么比?
E:我发现,其实你的欲望指数蛮低的。
李:是的,我对生活没有什么欲望。人是有理想生活的向往的,但是具体目标没有,生活就是让你这么一目了然。我无非只会音乐这一门技术,只会做这么一件事。对金融投资什么又完全不感兴趣,所以我就想,索性就把这一件事彻底做好了就算了,我没有额外的选择。
E:你这么喜欢音乐,干嘛去读清华?
李:那个年代对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讲,做音乐才是走投无路的选择。更多人觉得做音乐不是正经行业。我一个清华理工科毕业的人就更不应该去做音乐,可是我要是像一个平常的清华毕业生一样毕业了也许就是走进企事业做个技术工人,不如做点自己喜欢的痛快。
E:真唱了歌,你也没做点深造……
李:流行音乐是没法学的。从正规音乐院校毕业的学生做流行音乐很少有成功的,除了汪峰。
E:假如让你去教现在的学生一些流行音乐的知识,你会给他们讲什么?
李:流行音乐工作者,更多是生活体验和对文字的驾驭水平。如果你是个原创歌手,你会有音乐文字两样武器。每一种都需要花费你巨大的时间去磨炼:既要是个作家,又要是个音乐家,同时还是个歌唱家。
E:很多人能写不能唱……
李:这个行业走到今天,你只靠专业写词根本没法生存。写歌词的确是件非常难的事情,在我看来,难度已经超过了诗歌本身。
E:你知道,你对歌词是有严格的标准。
李:我说的那些言之有物的歌词,不是通常的流行歌曲。我觉得像罗大佑或者崔健那样的人写出来的才叫歌词,一半是为歌而造,一半是生活感悟。仅仅是表达一些日常的卿卿我我,那根本不算歌词。
E:听说你有个超大的书房。
李:我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读书上了。但是读书这东西有个特点,就是未必学以致用立竿见影,真的以后遇到事的时候,才会想起来书中的某个情节和某句话。
E:平时你会看哪类书?
李:除了文学类的书,我看得更多的是政治社会学一类的。不是说谈了这些就会显得很学术,只不过是你到了这个年龄有兴趣关注。包括历史,人们开始反思社会制度。为什么新加坡那个专制的社会可以管理得那么好,朝鲜为什么就和新加坡那么大不同。
E:说实话,聊到现在为止,你是最不喜欢用口语和我聊天的一位。
李:中国人的语言其实是很玄妙的,同样一句话不同的人说出来其实表达的意思就很不同。我以前开玩笑说过一件事:我说这个夏天被蚊子咬了很多次,但是你可以换一种说法,就说成:我终于在蚊子的食谱上占有一席之地了……语言的可能性非常多,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选择表达的角度。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8-01-18 23:49:25